当前位置:首页 >新闻详情

2020-04-06 13:17:23 来源:红心棋牌-乐玩棋牌官网-51678棋牌游戏-天妃棋牌下载 浏览次数 34

  1961年在北京举行的第26届世界乒乓球锦标赛,是中国运动员在这项运动中崛起的开始,而同时也宣告了日本称雄世界乒坛地位的终结。但是,在国人所喜欢的另一项球类运动——排球方面,中国远远不如我们的这个近邻。日本排球技术当时在世界上属于一流。特别是他们的女子排球队自1960年获得世界排球锦标赛亚军后,1962年又获得世界冠军,1964年,她们还摘取了奥运会桂冠。“东洋魔女”的称号从此享誉世界排坛。

  当年,中国的国家总理周恩来的办公桌上,有相当长一段时间总摆着一本日本著名排球教练大松博文写的关于排球训练的书,周总理经常抽空仔细地翻阅。

  中国乒乓球运动的发展离不开周恩来的关心,而此时他又把关注的目光投向了排球运动。

  20世纪50年代,中国排球运动水平还处于刚起步的低水平阶段。尽管各方面做出了很大的努力,但没有收到像乒乓球那样明显的效果。

  当时常听到的说法是,中国人个子矮,体质差,搞大球不行。周恩来批评了这种看法。他说:“有人讲中国大球上不去,小球要掉下来,我就不相信。日本运动员不也矮吗?他们能做到的,为什么我们做不到?”

  1964年11月,在周恩来的支持下,国家体委邀请大松博文率领世界女排锦标赛冠军贝冢队访问中国。周恩来于11月25日、27日两次到体育馆观看了她们的训练。

  贝冢队队员的平均身高不足道,最高的1.72米,最矮的仅1.60米。但其训练艰苦程度却非常惊人。只见大松博文一边大声喊叫,一边抡起胳膊将球连珠炮似地扣向队员,力度之大、角度之刁、速度之快、频率之高,都到了极限。

  周恩来看后深有感触。训练结束后,周恩来接见了大松博文。他对大松从严、从难、从实战需要出发的训练方法表示赞赏,说:“你的队伍最好的地方是训练从实战需要出发,你创造的翻滚救球,也是从这里产生的。”

  观看完日本队的训练后,周恩来把体委和排球队的负责人及参加观摩训练的中国排球队员召集到一起谈体会。周恩来说:“人家练防守,是教练员用力向运动员扣杀。大松打出的球,力量比比赛时的强度大多了。不然,就练不出来。他这个教练员能以身作则,带着运动员一起干。教练员参加实践这条很重要。大松一个人带一个队,而我们却是一大批教练带一个队。”

  “大松博文已经40岁,你比大松年轻。你应该提高本领,好好干。将来你训练时,我来看。”

  接着,周恩来又指出了我国排球训练中存在的一些问题。他说:“日本队训练,比打比赛时还累。练习时难度这样大,比赛时就容易了。人家训练的每一种手段都有实际意义。训练超过实战需要,比赛时就能过硬。你们的训练呢,第一,不能做到教练员参加实践;第二,不能为队员出难题;第三,技术不过硬。如果解决了上述三点,就差不多。但是,我们不能学大松打骂运动员。但他那种严格的精神,是和我们提出的‘三从一大’相一致的。”

  周恩来还谈到日本女排队员的身高、体形和饮食结构,说:“中国女排可以参照日本女排,研究研究营养科学问题。日本队本身条件不如我们,但训练出了高水平的队。我们这么好的条件,应该比她们好才行。你们个子这么大,应该像人家这样练才对。”

  12月初,大松博文率贝冢队赴上海比赛,然后回国。贺龙经请示周恩来同意,决定在上海召开全国训练工作会议,各省、市、自治区体委派人参加,并组织现场观摩大松博文训练,边观摩,边讨论,找各自的差距。这次会议提出,要整顿训练作风,反对“骄、娇”二气,要求运动员做到“三不怕”(不怕苦、不怕难、不怕伤)、“五过硬”(思想过硬、身体过硬、技术过硬、训练过硬、比赛过硬)。这次会议的召开,不仅对排球,而且对整个中国体育界都产生了重大的影响。

  1965年四五月间,应周恩来的邀请,大松博文前来中国指导训练中国女排。本来,大松博文这个人是很有些个性的。1960年日本女排在世界排球锦标赛上获亚军,当时任日本女排教练的大松当场扔掉银牌,表示非金牌不拿。两年后,日本女排果然获得世界冠军,取得金牌。为此,他颇有些自负。1964年,大松博文刚到中国时,也有些傲气,甚至对中国排球的水平有点瞧不起。但自从他见到周恩来后,对中国的态度开始改变。正如他后来回国著文所写的那样:“我在中国看到一种精神,就是这个国家的领导人的精神。这一精神除了伟大之外,不可能有第二种说法。”

  大松博文到中国来任教后,对周恩来表示:要全力以赴,把训练贝冢队的方法全部拿出来训练中国队。在中国执教期间,他除了训练国家女排外,还训练四川、山东和上海女排。

  非常不幸的是,正当我国排球水平向世界先进水平靠近时,打断了中国排球乃至整个中国体育的发展进程。

  本来,在我国一些体育项目水平还较落后的情况下,邀请世界一些强队来我国访问,或我们自己出去与强队切磋,是提高我国体育运动水平的一条好途径,但这一途径也被视为“崇洋媚外”、“投降主义”而被堵塞。

  事件后,周恩来利用在支持下主持中央日常工作的机会,大批体育界的极“左”思潮,明确肯定前17年体育工作成绩是主要的。

  在周恩来的关心、过问下,停顿多年的体育工作得以重新恢复。排球及其他体育项目的训练工作、旨在提高中国体育水平的中外体育比赛交流等陆续恢复。1972年4月,周恩来亲自视察了广州二沙头体育集训基地,观看了男女排球、篮球、足球、乒乓球、体操等项目的汇报表演。他鼓励运动员:一定要狠抓训练,严格训练,把运动技术水平搞上去。

  1972年7月22日,中国男女排球队在北京首都体育馆与当时世界上实力最强的日本男女排球队进行比赛。周恩来亲自到场观看,国家体委主任王猛、外交部长姬鹏飞及中国排球协会的负责人也一同前往。

  比赛开始前,周恩来接见了日本男女排球代表团团长前田丰先生。他问前田丰:“团长先生,日本排球水平很高,有什么秘诀吗?你看中国排球的水平什么时候能赶上日本?”

  前田丰说:“中国队员的弹跳力和柔软性很好,在今后的国际比赛中要记住对方的弱点。依我看,再有3年就可能赶上日本。”

  前田丰说:“请允许我坦率地说,中国人口多,适合打排球的人极多。如果5年之后培养不出世界水平的强队,那就不是选手的问题,而是领导者的问题了。”

  周恩来的目光扫了一下在场的中国方面的几位体育负责人,说:“请诸位好好记住团长先生的话。”

  这时,运动员入场的铃声响了,周恩来及中日双方官员走进贵宾席。中日双方的女子选手开始赛前练习。现场的广播开始介绍各位参赛选手的情况。当介绍到日本选手时,她们边跑边稍稍停下脚步向场内观众挥手致意。这是国际比赛的一般要求。然而,当介绍到中国选手时,她们只是默默地跑着,没有一点反应。

  周恩来的脸色顿时沉了下来。他严厉地对站在一旁的负责人说:“刚才不是还说要老老实实地学习日本队的长处吗?这是在学习吗?”

  周恩来严肃地说:“中国选手为什么点名不应?不向观众致意呢?中国队要从头来一遍!”

  观看期间,周恩来向前田丰询问了团体队如何赢得比赛的要点,询问了日本队担任扣杀、佯攻的选手的名字,并在队员名单上划上了红圈。

  比赛结束后,在回宾馆的路上,前田丰感慨万千。他对陪同的中国排球协会负责人说:“我非常羡慕中国体育界。你们有那么热情而又有感情的总理,线年,中国排球走不到世界前列是不应该的。”

  由于的干扰,中国排球的全面腾飞是在7年之后。1979年,在亚洲排球锦标赛上,中国男女排球队双双获得冠军。1981年,在日本举行的世界杯赛中,中国女排再获冠军。此后,中国女排一发而不可收,赢得世界女排“五连冠”的殊荣。